车老虎机设置 - 董明珠与雷军因“十亿赌约”“结缘”
车老虎机设置
车老虎机设置,车老虎机设置
您现在的位置:车老虎机设置 > 董明珠与雷军因“十亿赌约”“结缘”

董明珠与雷军因“十亿赌约”“结缘”

小故事网 时间:2016-12-06 10:47:37

董明珠:雷军不好过其实我挺难受的

董明珠与雷军因“十亿赌约”“结缘”。霸道女总裁董明珠与“雷布斯”大唱对台戏,让二人都成为媒体追逐的热点人物,董明珠也借此成为“网红”,受到更多人的关注。不久前,董明珠专访时谈及雷军,董明珠称,“雷军不好过其实我挺难受的。”董明珠和雷军(资料图)  以下内容来自微信公众号“董明珠自媒体”(ID:dmzzmt)10月12日的推送:  36岁的时候,从普通销售员起步,20多年后,领导了一家年销售额上千亿的大公司,还有什么励志故事比这个更刺激的?她就是董明珠,她为格力空调代言。二十多年来,坚持制造业的工匠精神,与风口上的“雷布斯”大唱对台戏,因“十亿赌约”跃升成为网红。这些真的只是因为“敢言”么?  不久前,董明珠接受了财新传媒总编辑胡舒立和财新视频常务副总编辑张鸿的联合专访,是时候重新认识董明珠了。  今天的家电行业已不再同质化  胡舒立:明珠你是从销售员开始做起,最开始的时候你想没想过有朝一日你要去做将军而不是做士兵?  董明珠:其实士兵也就是将军,我觉得每一个岗位都做好,这个企业的将军就很潇洒,所以做一个将军并不伟大,关键你要有一帮士兵才伟大。我当时做业务员的时候就觉得要把业务做到最好,我的岗位职责就是要让市场做开,企业利益要保护好,这就是我的原则。  以往我们格力很多的产品,最早都是原装进口的,那时候我们就组装一个室外机,买日本的压缩机,找别人打一点外壳就是自己的产品。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都讲家电行业是同质化,但是我今天改变了这句话,没有同质化。  胡舒立:那你有没有想过,当时那个产品有那么大的局限性,有朝一日我去做,我怎么做?  董明珠:我唯一要做的就是打通这个市场,回归到本质,就是要让消费者认同你的产品。我那时候卖空调,我就说我这一辈子就是卖空调,我这一辈子就是个销售员,我把这个工作干好就足矣。至少全公司的销售我做的是最棒的。 比如我当经营部长的时候,我就把我这个部门管好,到了1996年(公司)把售后、宣传交给我的时候,我就把这两块继续管好,到了2001年当总经理,我就进行全公司整顿,公司内部肯定有人会说,董明珠搞销售行,当总经理行,但是不懂生产、不懂技术,肯定不行。但在我看来,没有一个人是万能的,你把万能的人聚集在一起,那你就是最能的。“  互联网是工具,改变了我们的生活  张鸿:您觉得自己是网红吗?  董明珠:我觉得没什么网红不网红,其实别人愿意多听你的,或者多关注你,有什么不好?  胡舒立:好像原先有一种说法,你过去采访的时候也说,对互联网思维什么还是有一些抵触,但是你现在骤然间变了。你给我们讲讲你的改变?  董明珠:我觉得大家把互联网过分的强调,其实是一个工具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改变了我们生活方式。如果没有互联网这个工具,我们格力现在1000多亿的规模,要多少财务人员?格力现在(财务)也就是100多人。那我觉得这个工具给我们带来了效率的提高,你为什么不用它?但是我们把这个互联网变成产业,我觉得还是有一点问题。  我记得我做业务的时候经常要跑到电话局去排队打长途电话,这就是革命。你说我拒绝吗?我不用手机,我要打长途电话?那个时代已经不在了。  社会发展必须靠重资产来支撑  张鸿:提到您之前和雷军的赌约,这一年雷军的日子不太好过,您是不是轻松一些?  董明珠:  其实他不好过我挺难受的,我不会因为他死掉了,我很轻松,我很快乐,我觉得不能这样去看。其实人与人之间还是有感情在里面,只是我们在针对一件事情的时候,他有自己的观点。  我为什么认为雷军当时不行?就是因为他轻资产。很多人说董明珠注重制造是不行的,现在这个时代是互联网时代。所以我觉得我们很多观念上还是不一样的。  胡舒立:所以你觉得对于行业来说,本质上还是不可能靠轻资产,还是要靠重资产的支持?  董明珠:一个社会的发展,一定要用重资产来支撑,我们都重轻资产,手机从哪里来?谁去做?因为我注重重资产,所以未来全世界的手机,可能都要到我这儿来做,让我帮忙做,因为我最注重质量了。 胡舒立:质量从思想上来说,我看大家都很重视,关键是你怎么实现这个重视。  我从来都是把放大镜戴在眼睛上找问题的  张鸿:从企业文化上来说,包括对我们公众来说,董明珠与格力几乎可以划等号。你怎么看待自己和格力的关系?  董明珠:我是格力的一把手,格力当然要跟董明珠挂钩,这是一个企业家的责任,任何一个企业跟一把手都是息息相关的,因为你有决定权,所以你怎么样布局非常重要,你怎么样用人很重要,格力电器最大的特点是极度放权,它特别看重对年轻人的培养,这是格力的文化。 但是格力又非常集权,集权是不允许犯错误,我从来都是把放大镜戴在眼睛上面找问题的。所以我觉得,一个好的企业家就是他能每天发现问题。  战略很好做,我未来五年做5000亿,这战略很好做吧,未来五年我们的自动化装备,我们的相关工艺配套,包括我们现在收购银隆,未来发展汽车,我认为都好做,但最关键是实施方案,每一步每一步要走好,这是企业家要去做的。 企业家不是管大事,我一直认为企业家是管小事,你把小事管好了,合起来有什么大事吗?我认为没大事。所以我每天都是管小事,甚至我们公司一百几十万平方米的一个场地,没有一个垃圾筒,这是我创造的。  张鸿:垃圾放哪儿?  董明珠:原来我们有垃圾筒,但是我在地上也会看见垃圾,我问员工为什么?他们就说,垃圾筒可能摆少了。我说错了,是因为我们养成了不好的习惯——扔垃圾。后来我规定垃圾筒全部拿掉,扔垃圾的人就开除。之后再也没有人扔垃圾,习惯养成了。 没有垃圾,你自己知道该怎么处理。在这个制度建设过程中你要去思考,我们更多的文化是要自律,我们更多想的是因为我的存在,给别人带来什么改变?这是我们的价值观。所以一个企业要树立好的价值观。

董明珠与雷军因“十亿赌约”“结缘”。霸道女总裁董明珠与“雷布斯”大唱对台戏,让二人都成为媒体追逐的热点人物,董明珠也借此成为“网红”,受到更多人的关注。不久前,董明珠专访时谈及雷军,董明珠称,“雷军不好过其实我挺难受的。”董明珠和雷军(资料图)  以下内容来自微信公众号“董明珠自媒体”(ID:dmzzmt)10月12日的推送:  36岁的时候,从普通销售员起步,20多年后,领导了一家年销售额上千亿的大公司,还有什么励志故事比这个更刺激的?她就是董明珠,她为格力空调代言。二十多年来,坚持制造业的工匠精神,与风口上的“雷布斯”大唱对台戏,因“十亿赌约”跃升成为网红。这些真的只是因为“敢言”么?  不久前,董明珠接受了财新传媒总编辑胡舒立和财新视频常务副总编辑张鸿的联合专访,是时候重新认识董明珠了。  今天的家电行业已不再同质化  胡舒立:明珠你是从销售员开始做起,最开始的时候你想没想过有朝一日你要去做将军而不是做士兵?  董明珠:其实士兵也就是将军,我觉得每一个岗位都做好,这个企业的将军就很潇洒,所以做一个将军并不伟大,关键你要有一帮士兵才伟大。我当时做业务员的时候就觉得要把业务做到最好,我的岗位职责就是要让市场做开,企业利益要保护好,这就是我的原则。  以往我们格力很多的产品,最早都是原装进口的,那时候我们就组装一个室外机,买日本的压缩机,找别人打一点外壳就是自己的产品。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都讲家电行业是同质化,但是我今天改变了这句话,没有同质化。  胡舒立:那你有没有想过,当时那个产品有那么大的局限性,有朝一日我去做,我怎么做?  董明珠:我唯一要做的就是打通这个市场,回归到本质,就是要让消费者认同你的产品。我那时候卖空调,我就说我这一辈子就是卖空调,我这一辈子就是个销售员,我把这个工作干好就足矣。至少全公司的销售我做的是最棒的。 比如我当经营部长的时候,我就把我这个部门管好,到了1996年(公司)把售后、宣传交给我的时候,我就把这两块继续管好,到了2001年当总经理,我就进行全公司整顿,公司内部肯定有人会说,董明珠搞销售行,当总经理行,但是不懂生产、不懂技术,肯定不行。但在我看来,没有一个人是万能的,你把万能的人聚集在一起,那你就是最能的。“  互联网是工具,改变了我们的生活  张鸿:您觉得自己是网红吗?  董明珠:我觉得没什么网红不网红,其实别人愿意多听你的,或者多关注你,有什么不好?  胡舒立:好像原先有一种说法,你过去采访的时候也说,对互联网思维什么还是有一些抵触,但是你现在骤然间变了。你给我们讲讲你的改变?  董明珠:我觉得大家把互联网过分的强调,其实是一个工具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改变了我们生活方式。如果没有互联网这个工具,我们格力现在1000多亿的规模,要多少财务人员?格力现在(财务)也就是100多人。那我觉得这个工具给我们带来了效率的提高,你为什么不用它?但是我们把这个互联网变成产业,我觉得还是有一点问题。  我记得我做业务的时候经常要跑到电话局去排队打长途电话,这就是革命。你说我拒绝吗?我不用手机,我要打长途电话?那个时代已经不在了。  社会发展必须靠重资产来支撑  张鸿:提到您之前和雷军的赌约,这一年雷军的日子不太好过,您是不是轻松一些?  董明珠:  其实他不好过我挺难受的,我不会因为他死掉了,我很轻松,我很快乐,我觉得不能这样去看。其实人与人之间还是有感情在里面,只是我们在针对一件事情的时候,他有自己的观点。  我为什么认为雷军当时不行?就是因为他轻资产。很多人说董明珠注重制造是不行的,现在这个时代是互联网时代。所以我觉得我们很多观念上还是不一样的。  胡舒立:所以你觉得对于行业来说,本质上还是不可能靠轻资产,还是要靠重资产的支持?  董明珠:一个社会的发展,一定要用重资产来支撑,我们都重轻资产,手机从哪里来?谁去做?因为我注重重资产,所以未来全世界的手机,可能都要到我这儿来做,让我帮忙做,因为我最注重质量了。 胡舒立:质量从思想上来说,我看大家都很重视,关键是你怎么实现这个重视。  我从来都是把放大镜戴在眼睛上找问题的  张鸿:从企业文化上来说,包括对我们公众来说,董明珠与格力几乎可以划等号。你怎么看待自己和格力的关系?  董明珠:我是格力的一把手,格力当然要跟董明珠挂钩,这是一个企业家的责任,任何一个企业跟一把手都是息息相关的,因为你有决定权,所以你怎么样布局非常重要,你怎么样用人很重要,格力电器最大的特点是极度放权,它特别看重对年轻人的培养,这是格力的文化。 但是格力又非常集权,集权是不允许犯错误,我从来都是把放大镜戴在眼睛上面找问题的。所以我觉得,一个好的企业家就是他能每天发现问题。  战略很好做,我未来五年做5000亿,这战略很好做吧,未来五年我们的自动化装备,我们的相关工艺配套,包括我们现在收购银隆,未来发展汽车,我认为都好做,但最关键是实施方案,每一步每一步要走好,这是企业家要去做的。 企业家不是管大事,我一直认为企业家是管小事,你把小事管好了,合起来有什么大事吗?我认为没大事。所以我每天都是管小事,甚至我们公司一百几十万平方米的一个场地,没有一个垃圾筒,这是我创造的。  张鸿:垃圾放哪儿?  董明珠:原来我们有垃圾筒,但是我在地上也会看见垃圾,我问员工为什么?他们就说,垃圾筒可能摆少了。我说错了,是因为我们养成了不好的习惯——扔垃圾。后来我规定垃圾筒全部拿掉,扔垃圾的人就开除。之后再也没有人扔垃圾,习惯养成了。 没有垃圾,你自己知道该怎么处理。在这个制度建设过程中你要去思考,我们更多的文化是要自律,我们更多想的是因为我的存在,给别人带来什么改变?这是我们的价值观。所以一个企业要树立好的价值观。

董明珠与雷军因“十亿赌约”“结缘”。霸道女总裁董明珠与“雷布斯”大唱对台戏,让二人都成为媒体追逐的热点人物,董明珠也借此成为“网红”,受到更多人的关注。不久前,董明珠专访时谈及雷军,董明珠称,“雷军不好过其实我挺难受的。”董明珠和雷军(资料图)  以下内容来自微信公众号“董明珠自媒体”(ID:dmzzmt)10月12日的推送:  36岁的时候,从普通销售员起步,20多年后,领导了一家年销售额上千亿的大公司,还有什么励志故事比这个更刺激的?她就是董明珠,她为格力空调代言。二十多年来,坚持制造业的工匠精神,与风口上的“雷布斯”大唱对台戏,因“十亿赌约”跃升成为网红。这些真的只是因为“敢言”么?  不久前,董明珠接受了财新传媒总编辑胡舒立和财新视频常务副总编辑张鸿的联合专访,是时候重新认识董明珠了。  今天的家电行业已不再同质化  胡舒立:明珠你是从销售员开始做起,最开始的时候你想没想过有朝一日你要去做将军而不是做士兵?  董明珠:其实士兵也就是将军,我觉得每一个岗位都做好,这个企业的将军就很潇洒,所以做一个将军并不伟大,关键你要有一帮士兵才伟大。我当时做业务员的时候就觉得要把业务做到最好,我的岗位职责就是要让市场做开,企业利益要保护好,这就是我的原则。  以往我们格力很多的产品,最早都是原装进口的,那时候我们就组装一个室外机,买日本的压缩机,找别人打一点外壳就是自己的产品。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都讲家电行业是同质化,但是我今天改变了这句话,没有同质化。  胡舒立:那你有没有想过,当时那个产品有那么大的局限性,有朝一日我去做,我怎么做?  董明珠:我唯一要做的就是打通这个市场,回归到本质,就是要让消费者认同你的产品。我那时候卖空调,我就说我这一辈子就是卖空调,我这一辈子就是个销售员,我把这个工作干好就足矣。至少全公司的销售我做的是最棒的。 比如我当经营部长的时候,我就把我这个部门管好,到了1996年(公司)把售后、宣传交给我的时候,我就把这两块继续管好,到了2001年当总经理,我就进行全公司整顿,公司内部肯定有人会说,董明珠搞销售行,当总经理行,但是不懂生产、不懂技术,肯定不行。但在我看来,没有一个人是万能的,你把万能的人聚集在一起,那你就是最能的。“  互联网是工具,改变了我们的生活  张鸿:您觉得自己是网红吗?  董明珠:我觉得没什么网红不网红,其实别人愿意多听你的,或者多关注你,有什么不好?  胡舒立:好像原先有一种说法,你过去采访的时候也说,对互联网思维什么还是有一些抵触,但是你现在骤然间变了。你给我们讲讲你的改变?  董明珠:我觉得大家把互联网过分的强调,其实是一个工具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改变了我们生活方式。如果没有互联网这个工具,我们格力现在1000多亿的规模,要多少财务人员?格力现在(财务)也就是100多人。那我觉得这个工具给我们带来了效率的提高,你为什么不用它?但是我们把这个互联网变成产业,我觉得还是有一点问题。  我记得我做业务的时候经常要跑到电话局去排队打长途电话,这就是革命。你说我拒绝吗?我不用手机,我要打长途电话?那个时代已经不在了。  社会发展必须靠重资产来支撑  张鸿:提到您之前和雷军的赌约,这一年雷军的日子不太好过,您是不是轻松一些?  董明珠:  其实他不好过我挺难受的,我不会因为他死掉了,我很轻松,我很快乐,我觉得不能这样去看。其实人与人之间还是有感情在里面,只是我们在针对一件事情的时候,他有自己的观点。  我为什么认为雷军当时不行?就是因为他轻资产。很多人说董明珠注重制造是不行的,现在这个时代是互联网时代。所以我觉得我们很多观念上还是不一样的。  胡舒立:所以你觉得对于行业来说,本质上还是不可能靠轻资产,还是要靠重资产的支持?  董明珠:一个社会的发展,一定要用重资产来支撑,我们都重轻资产,手机从哪里来?谁去做?因为我注重重资产,所以未来全世界的手机,可能都要到我这儿来做,让我帮忙做,因为我最注重质量了。 胡舒立:质量从思想上来说,我看大家都很重视,关键是你怎么实现这个重视。  我从来都是把放大镜戴在眼睛上找问题的  张鸿:从企业文化上来说,包括对我们公众来说,董明珠与格力几乎可以划等号。你怎么看待自己和格力的关系?  董明珠:我是格力的一把手,格力当然要跟董明珠挂钩,这是一个企业家的责任,任何一个企业跟一把手都是息息相关的,因为你有决定权,所以你怎么样布局非常重要,你怎么样用人很重要,格力电器最大的特点是极度放权,它特别看重对年轻人的培养,这是格力的文化。 但是格力又非常集权,集权是不允许犯错误,我从来都是把放大镜戴在眼睛上面找问题的。所以我觉得,一个好的企业家就是他能每天发现问题。  战略很好做,我未来五年做5000亿,这战略很好做吧,未来五年我们的自动化装备,我们的相关工艺配套,包括我们现在收购银隆,未来发展汽车,我认为都好做,但最关键是实施方案,每一步每一步要走好,这是企业家要去做的。 企业家不是管大事,我一直认为企业家是管小事,你把小事管好了,合起来有什么大事吗?我认为没大事。所以我每天都是管小事,甚至我们公司一百几十万平方米的一个场地,没有一个垃圾筒,这是我创造的。  张鸿:垃圾放哪儿?  董明珠:原来我们有垃圾筒,但是我在地上也会看见垃圾,我问员工为什么?他们就说,垃圾筒可能摆少了。我说错了,是因为我们养成了不好的习惯——扔垃圾。后来我规定垃圾筒全部拿掉,扔垃圾的人就开除。之后再也没有人扔垃圾,习惯养成了。 没有垃圾,你自己知道该怎么处理。在这个制度建设过程中你要去思考,我们更多的文化是要自律,我们更多想的是因为我的存在,给别人带来什么改变?这是我们的价值观。所以一个企业要树立好的价值观。

董明珠与雷军因“十亿赌约”“结缘”。霸道女总裁董明珠与“雷布斯”大唱对台戏,让二人都成为媒体追逐的热点人物,董明珠也借此成为“网红”,受到更多人的关注。不久前,董明珠专访时谈及雷军,董明珠称,“雷军不好过其实我挺难受的。”董明珠和雷军(资料图)  以下内容来自微信公众号“董明珠自媒体”(ID:dmzzmt)10月12日的推送:  36岁的时候,从普通销售员起步,20多年后,领导了一家年销售额上千亿的大公司,还有什么励志故事比这个更刺激的?她就是董明珠,她为格力空调代言。二十多年来,坚持制造业的工匠精神,与风口上的“雷布斯”大唱对台戏,因“十亿赌约”跃升成为网红。这些真的只是因为“敢言”么?  不久前,董明珠接受了财新传媒总编辑胡舒立和财新视频常务副总编辑张鸿的联合专访,是时候重新认识董明珠了。  今天的家电行业已不再同质化  胡舒立:明珠你是从销售员开始做起,最开始的时候你想没想过有朝一日你要去做将军而不是做士兵?  董明珠:其实士兵也就是将军,我觉得每一个岗位都做好,这个企业的将军就很潇洒,所以做一个将军并不伟大,关键你要有一帮士兵才伟大。我当时做业务员的时候就觉得要把业务做到最好,我的岗位职责就是要让市场做开,企业利益要保护好,这就是我的原则。  以往我们格力很多的产品,最早都是原装进口的,那时候我们就组装一个室外机,买日本的压缩机,找别人打一点外壳就是自己的产品。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都讲家电行业是同质化,但是我今天改变了这句话,没有同质化。  胡舒立:那你有没有想过,当时那个产品有那么大的局限性,有朝一日我去做,我怎么做?  董明珠:我唯一要做的就是打通这个市场,回归到本质,就是要让消费者认同你的产品。我那时候卖空调,我就说我这一辈子就是卖空调,我这一辈子就是个销售员,我把这个工作干好就足矣。至少全公司的销售我做的是最棒的。 比如我当经营部长的时候,我就把我这个部门管好,到了1996年(公司)把售后、宣传交给我的时候,我就把这两块继续管好,到了2001年当总经理,我就进行全公司整顿,公司内部肯定有人会说,董明珠搞销售行,当总经理行,但是不懂生产、不懂技术,肯定不行。但在我看来,没有一个人是万能的,你把万能的人聚集在一起,那你就是最能的。“  互联网是工具,改变了我们的生活  张鸿:您觉得自己是网红吗?  董明珠:我觉得没什么网红不网红,其实别人愿意多听你的,或者多关注你,有什么不好?  胡舒立:好像原先有一种说法,你过去采访的时候也说,对互联网思维什么还是有一些抵触,但是你现在骤然间变了。你给我们讲讲你的改变?  董明珠:我觉得大家把互联网过分的强调,其实是一个工具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改变了我们生活方式。如果没有互联网这个工具,我们格力现在1000多亿的规模,要多少财务人员?格力现在(财务)也就是100多人。那我觉得这个工具给我们带来了效率的提高,你为什么不用它?但是我们把这个互联网变成产业,我觉得还是有一点问题。  我记得我做业务的时候经常要跑到电话局去排队打长途电话,这就是革命。你说我拒绝吗?我不用手机,我要打长途电话?那个时代已经不在了。  社会发展必须靠重资产来支撑  张鸿:提到您之前和雷军的赌约,这一年雷军的日子不太好过,您是不是轻松一些?  董明珠:  其实他不好过我挺难受的,我不会因为他死掉了,我很轻松,我很快乐,我觉得不能这样去看。其实人与人之间还是有感情在里面,只是我们在针对一件事情的时候,他有自己的观点。  我为什么认为雷军当时不行?就是因为他轻资产。很多人说董明珠注重制造是不行的,现在这个时代是互联网时代。所以我觉得我们很多观念上还是不一样的。  胡舒立:所以你觉得对于行业来说,本质上还是不可能靠轻资产,还是要靠重资产的支持?  董明珠:一个社会的发展,一定要用重资产来支撑,我们都重轻资产,手机从哪里来?谁去做?因为我注重重资产,所以未来全世界的手机,可能都要到我这儿来做,让我帮忙做,因为我最注重质量了。 胡舒立:质量从思想上来说,我看大家都很重视,关键是你怎么实现这个重视。  我从来都是把放大镜戴在眼睛上找问题的  张鸿:从企业文化上来说,包括对我们公众来说,董明珠与格力几乎可以划等号。你怎么看待自己和格力的关系?  董明珠:我是格力的一把手,格力当然要跟董明珠挂钩,这是一个企业家的责任,任何一个企业跟一把手都是息息相关的,因为你有决定权,所以你怎么样布局非常重要,你怎么样用人很重要,格力电器最大的特点是极度放权,它特别看重对年轻人的培养,这是格力的文化。 但是格力又非常集权,集权是不允许犯错误,我从来都是把放大镜戴在眼睛上面找问题的。所以我觉得,一个好的企业家就是他能每天发现问题。  战略很好做,我未来五年做5000亿,这战略很好做吧,未来五年我们的自动化装备,我们的相关工艺配套,包括我们现在收购银隆,未来发展汽车,我认为都好做,但最关键是实施方案,每一步每一步要走好,这是企业家要去做的。 企业家不是管大事,我一直认为企业家是管小事,你把小事管好了,合起来有什么大事吗?我认为没大事。所以我每天都是管小事,甚至我们公司一百几十万平方米的一个场地,没有一个垃圾筒,这是我创造的。  张鸿:垃圾放哪儿?  董明珠:原来我们有垃圾筒,但是我在地上也会看见垃圾,我问员工为什么?他们就说,垃圾筒可能摆少了。我说错了,是因为我们养成了不好的习惯——扔垃圾。后来我规定垃圾筒全部拿掉,扔垃圾的人就开除。之后再也没有人扔垃圾,习惯养成了。 没有垃圾,你自己知道该怎么处理。在这个制度建设过程中你要去思考,我们更多的文化是要自律,我们更多想的是因为我的存在,给别人带来什么改变?这是我们的价值观。所以一个企业要树立好的价值观。

董明珠:雷军不好过其实我挺难受的

董明珠:雷军不好过其实我挺难受的

相关内容